blank
客户服务
客服热线:0576-85138721
0576-85138100
客服邮箱:jjlkf@18day.com
投诉邮箱:ts@18day.com
(针对客服人员服务质量)
alt
alt
alt
alt
blank
下载
blank
blank
blank
blank
标题
第十二章 借刀杀人
2011-08-20  点击量:
split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将军令》同名小说连载

 

    任飞被那马脸汉子一掌劈晕。介珂和狐姬都吃了一惊,她们齐齐蹲下,察看任飞的伤势。那马脸汉子做了个手势,指挥他的手下向她们围了过去。

    介珂和狐姬都面色惨白,互相看了对方一眼,就准备拼命。却看见任飞一只眼睛朝她们眨了眨,暗含得意之色。

    那群黑衣汉子正准备抓住任飞等人,却只听得惨叫声连连,那马脸汉子竟然趁着手下背对自己的时候,对那些人下了杀手,他身形掠过,在每个人背后上轻按一掌,真气透过,直接震碎了心脏。

    那门板下面还昏迷的人,直接被马脸汉子踩爆了头,红色的血和白色的脑浆飞溅了出来。

    马脸汉子杀完自己的手下,随后眼神转向任飞三人,冷冷说道:“小子,别怪大爷要杀你,功夫不行,就别拿着藏宝图到处招摇。你们两个女人我还真有点舍不得杀。哈哈,不如跟着大爷,等大爷找到了宝藏,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。”

    马脸汉子一边说,一边走向任飞,介珂和狐姬离开任飞的身边,站在一旁,用一种讥讽的眼光看着马脸汉子。

    躺在地上的任飞忽然睁开眼睛,朝马脸汉子做了个鬼脸。随后他的身体竟然就那样从地上弹起来,马脸汉子只觉得胸口一凉,一把散发着彻骨寒意的长刀已经刺穿了他的身体。就在马脸汉子倒下前,他依然用不相信的眼光看着任飞。任飞从马脸汉子的怀里掏出那张羊皮:“其实这是我擦鼻涕用的,你要是要的话,我这里还有好多。”任飞从怀里掏出几张一模一样的羊皮纸,在马脸汉子面前晃动着。

    马脸汉子一口血喷了出去,睁着双眼倒了下去,身子在地上抽动了两下,一命呜呼。

    任飞拉着介珂和狐姬,匆匆离开马灯部落,空荡荡的院子里面只有那七具尸体和满地的鲜血……

    一炷香的时分不到,任飞、介珂和狐姬已经坐在一辆马车里,匆匆离开了小镇。马车里堆满了吃的喝的东西。狐姬坐在任飞的对面,闭目调息。任飞则惬意的喝了一小瓶大成帝国出产的尔霏拉果酒后,就舒舒服服地半靠在马车里,开始眯着眼睛打盹。

    介珂忍不住问任飞:“我们是在逃命吗?”

    “我们不是在逃命,难道是在游山玩水吗?”任飞伸了个懒腰,给自己找了个更舒服的姿势:“对了,雇车花了两个银币,买喝的吃的花了十六个银币,这都要算在你的费用中。”

    “有没搞错啊,一般雇车三十个铜币就够了啊。”介珂听到任飞的报价,第一反应就是这小子被宰了。在青炎帝国,包一天马车三十个铜币就够了。

    “我的大小姐,你想想看,第一,这么短的时间里,要找到一辆能立刻出发的马车,除了多给钱,还能有别的方法吗?第二,你难道没看出来,这辆马车可是镇上最好的马车了。

    你那三十个铜币只能雇来最普通的那种马车。这么好的马车,价格至少翻一倍。第三,”任飞压低了声音,“咱们后面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追着呢,人家车夫做的是玩命的生意,你还那么小气啊。”

    介珂的脸一下白了:“那个车夫知道有人追杀我们?”

    “切,当然不知道了,所以我才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离开啊。不然很快全镇人都知道马灯部落里面七个人被杀的事情了。这事情一旦传出去,你以为你还能在镇上找到马车送咱们?你出一个金币人家都未必肯来。”任飞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看着介珂。

    介珂又有想杀人的冲动了。

    任飞不再搭理介珂,半闭着眼睛,又开始打盹,一副天塌下来都懒得动一下的样子。

    介珂垂下头,感觉胸口的伤势又在隐隐做痛。此时,坐在马车里,她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简直就像做梦一样。这次本是介珂第一次离开朔州出远门。他们兄妹是青炎镇北大将军,朔州藩主翼峰身边的狼牙亲卫,介武是亲卫长。这次介武带着介珂奉镇北大将军,朔州藩主翼峰大人的命令,去九原城给仲井真城主的父亲送寿礼。

    可是介武在仲井真的府邸中,却无意知道了仲井真和大成帝国勾结,要反叛青炎帝国的密谋,他拿到了仲井真亲手写给大成帝国帝君的一封密信。介武带着介珂连夜逃出九原城,却被仲井真的手下一路追杀。

    最终,介武死在了魔狼手里,而介珂被任飞所救。按照任飞的说法,他本来是刚结束一趟护送一个商队去代州的任务。回来的时候本想看看戈壁风光,结果居然会遇见魔狼,最终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一幕。

    就在这短短几天内,却让介珂觉得自己经历了一生一样。唯一的亲人就死在自己面前,而自己却无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,从此天地之大,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。想到这里,介珂忍不住抬头看了任飞一眼。

    等任飞送自己到了朔州,拿了五千金币后,是不是自己和他就再没关系了?而她余生活着的唯一目标,就是复仇!

    复仇!介珂用力握紧了自己的拳头,把要流出的眼泪又硬生生逼了回去。

    任飞忽然睁开眼睛,看着介珂,脸上又露出那种带着一丝惫懒的笑容,他伸了个懒腰,握住介珂的手:“没事别咬牙切齿,来,笑一个,做女人,会笑比会哭重要。会笑的女人,才能嫁个好男人。你这个样子,会把男人吓跑的。”

    介珂忽然发现,她跟任飞在一起,大部分时间会被气的要死,以至于她都顾不上伤心了。

    狐姬靠在马车上,虽然试着默运玄功,但是经络中的真气竟然丝毫不受她神识控制,那寒息之气虽然只是凝滞了她的真气,可是她本身所修的是火属性的真气,任飞的寒息恰好克制火属性真气。当时如果立刻就运功逼出寒息,那么对狐姬的修为是没有丝毫影响的,可是偏偏魔狼发难,她无法用功逼出,这寒息竟然融入她的经络中,阻滞了真气的运转。

    狐姬几次用功都无法恢复真气运转,反而胸中烦闷欲呕。她心中恼怒,索性不再调息,心里暗想,都是这可恶的小鬼头,害的自己功力锐减。等到自己功力恢复了,一定不能轻饶这小鬼。

    想到这里,狐姬抬头向对面的任飞看去,却见任飞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似乎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似的。狐姬一惊,这小鬼聪明机智,万一猜到自己心里的想法,如果现在下毒手的话,那自己可是没有丝毫抵抗之力。

    任飞忽然喃喃自语:“听说女人最喜欢耍赖了,说过的话,做过的事,说不承认就不承认。上次虽然说过化敌为友,但是和女人的约定,还是小心点好。”

    狐姬心里一跳,想到自己自从遇到这个少年,就一直束手束脚,吃亏不断,看来以后要打起十分精神,不能轻视这个少年,稍有个疏漏,可能自己就被这少年钻了空子。狐姬此时查看体内伤势,估摸着至少要静养两三个月才能恢复以前的功力。只是这段时间,她何去何从?

    任飞既然已经帮她打发了那群来追她的人,她也答应和他的恩怨一笔勾销,那么此时,她其实已经没有理由再跟着任飞了。

    狐姬心下一转,有了决定:“任飞,多谢你这次帮我摆脱麻烦。你既然是保镖,那我就请你送我去一个地方,如何?”

    任飞一听狐姬这么一说,顿时精神大振:“好说好说,不过我先得把介珂送到朔州,你要想请我,得排在介珂的后面。”

    “我可以出更多的钱。”狐姬瞥了一眼介珂。

    “那也得按先来后到的顺序,对了,能问下,你愿意出多少金币?”任飞脸上又浮现出那标准的奸商笑容。

    “我可以出十倍于她的价格。”狐姬淡淡一笑。

    介珂的脸色变了……

 

 

   注:此章节转载者必须保留原创官方网地址,否则视为侵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将军令》同名小说连载

split
  • 发给玩友
  • 参与论坛
  • 收藏此页
  • 出错报告
blank
blank
blank
blank
blank
blank
  •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》 ICP编号:浙B2-20090116
  • 《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》 编号:浙网文[2019]1842-206号
  • 文网游备字[2011]C-RPG156号 安全责任书
  • 版署电子出版号:ISBN 978-7-89989-227-5
  •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浙)字14号
  • 家长监督  纠纷处理方式  本游戏已加载防沉迷系统  适龄提示:本游戏适合18岁及以上年龄
  • 杭州烈焰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  •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7475号